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
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名医荟萃 相关常识 特色疗法 医患交流 心理测试 精神科方剂 联系我们
精神病 精神分裂症 抑郁症 躁狂症 强迫症 焦虑症 失眠症 癔症 疑病症
17年来被当成精神病 终获赔偿
躁狂症,焦虑症,强迫症,精神病,精神分裂症,抑郁症-中国中医精神病网   2010-12-30 18:50:32 作者:文/记者付中 来源:YNET.com 北青网 法制晚报 文字大小:[][][]

普查中莫名其妙成为“病情严重”患者 十余年遭冷眼找不到活干 为讨名誉起诉医院———

  张军(化名)说,要不是派出所的保安突然造访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当了十多年 “严重精神病人”。而这个头衔,让他十多年来吃尽了苦头。

  为此,他起诉某医院进行索赔。

  日前,经大兴法院黄村法庭诉前调解,院方补偿张军2万元。

  莫名其妙

  突然变成万人嫌 没人爱搭理

  张军家住大兴某村。1993年,他二十岁出头。

  回忆起当年,张军脸上露出笑容:“当时,我家在村里绝对属于条件好的,电视什么的都比别人买得早。种的苹果、大梨,谁见了都说好,卖得特快!”他指着院子里对着正房的一块坑洼地说,当时这里种着葡萄、葫芦,夏天的时候一片生机。

  1993年,张军的妻子还给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儿,家里又多了一份天伦之乐。

  可这一年,也成了张军的转“运”年。张军忽然发现,不知从哪天开始,村民们都不爱搭理自己了。自己无论怎么问,也没人告诉他为什么。

  有了孩子,生活变得紧巴了。张军的妻子在村里打起了零工,可张军自己却怎么也找不到工作。“附近村里,有活的地方都去了。去了以后,人家就是哈哈一乐,也不说原因,反正就是不要我。”张军说。

  为了这事,张军的母亲总掉眼泪。她固执地认为,是村里人瞧不起张家。

  最终,老人因肝硬化死亡。张军说,母亲的去世和心情有很大关系。

  谜团揭开

  新片警负责 揭出大秘密

  2006年春天的一天,张军正待在家里为生计发愁,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小伙子敲开了他家的门。“当时保安说,民警让他找我的监护人,去派出所签字。然后我就问,签什么字啊,我怎么还有监护人啊,这时保安说了,您不是有精神病嘛!”

  张军被说蒙了,赶紧去了派出所。民警告诉他,他从1993年就被诊断成精神病了,一直在派出所“挂号”。

  “片警负责管理辖区内的精神病人,但之前的片警都没找过我。这回是个新民警,挺负责任,要不是他,我到死都不知道被人当成精神病了。”张军说。

  一番交涉,派出所让他去找某医院。院方则告诉张军,1993年,大兴区进行过精神疾病普查,当时把他定成了精神病人,而且“病情严重”。

  曾经宿命

  为转运拆了院里葡萄架

  “1993年我刚当爹,之前一年结的婚,之前几年都在谈恋爱。我要是精神病,能娶媳妇生孩子吗?”张军的一番辩白,逼得院方找出了档案。

  张军一看,上面登记的出生日期是错的,自己是小学肄业,上面却写成了高中。“而且,既然是普查,至少得找过我或者我家里人吧?可是从来就没有医生找来过啊!而且,我也没有精神残疾证,也从来没人给我发过治精神病的药!”

  张军又回村问村干部。村干部说,从1993年开始,村干部和村民就陆续知道张军是严重精神病人了,只不过,谁也不好意思直接和他提这个。

  张军这才恍然大悟。从1993年开始日子过得越来越差,他之前一直把这归罪于“命”和“风水”,为此还专门拆了院子里的葡萄架和葫芦架,现在他才明白,原来一切都是“精神病”闹的!

  跑断了腿

  摘不掉精神病的帽子

  张军很愤怒,他开始了维权之路,他要让有关部门确认自己不是精神病人,同时作出赔偿。

  之后三年,他先后找过区、市两级卫生局,诊断他患病的医院更是数不清去了多少次,但始终无果。

  张军说,自己维权不成功,或许和要价太高有关——他曾试图向有关部门索赔80万元。但他解释说,要这么多钱是因为自己想从村里搬走,不想再继续住下去了。

  官方表态

  精神疾病诊断不需家属确认

  2009年10月26日,事情终于有了转机。

  大兴区精神卫生保健所的一位工作人员为张军出具证明,承认误诊:“1993年精神疾病调查时,村委会误报,(张军)一直按精神分裂症管理。根据十几年来的观察,该人无精神异常表现,故排除其精神分裂症的诊断。”

  但紧跟着,这份证明又被大兴区卫生局否定了。该局是这样书面答复张军的:“……(病例)进行个案调查,经过两名精神医生复核后明确诊断,填写卡片存档。当时查出11大类精神疾病共3241人,其中1723名为重性精神病人。其中,您即为当时调查出的重性精神病人。”“当时的调查人员是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,调查也是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的。根据诊断标准,当时诊断您为精神分裂症是正确的。”

  对于张军之前强调的“调查表没本人和家人签字”的问题,答复中称:“按照当时的调查方案设计,精神疾病调查诊断不需要病人本人和家属签字。”

  对于张军为何如今看上去不像精神病人,卫生局解释道:“就精神疾病而言,部分患者属于不治而愈。”

  法院调解

  医院愿意补偿2万元

  这样的解释让张军没法满意。最终,他起诉到大兴法院黄村法庭,要求某医院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。

  去之前,他让村委会出了一份证明:“自1993年以来,村里用工等劳务不敢用该人。1997年起交不起承包款,村里只给几亩口粮田维持生活。妻子无正式工作,孩子中专毕业无工作,家庭年收入不足4000元,经济十分困难。”

  接到起诉状后,黄村法庭法官为双方开展了诉前调解工作。

  法庭上,某医院的代理人坚称当初不属于误诊。代理人表示,大兴区精神卫生保健所医生没亲自参加过当年的调查和诊断,因此出具的误诊证明无效。

  代理人还解释说,当年的普查工作是为了了解大兴精神疾病在人群中的分布和规律,是由大兴区精神卫生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准,大兴卫生局、大兴公安局共同开展的。

  虽然不承认误诊,但医院代理人表示,该院愿意补偿给张军2万元。

  出于种种考虑,张军同意了。医院当庭将钱给了他。

  当事人现状

  无业十多年 农民被逼成“画家”

  在村子里,张军的离奇遭遇已经传开。

  上周,记者找到了张军的家。他再三表示拒绝采访,在记者的软磨硬泡之下才勉强答应。但他反复强调,一定别透露医院的全称,因为“怕被穿白大褂的抓走,万一人家非说我有毛病,我也没办法”。

  “要是人家不干了,你得给我证明,不是我请你来采访我的,是你非要来。”他说,尽管十多年“磨难”只换来2万元的补偿,但经过认真考虑,他已经认命了,不愿再招惹是非。

  说完“精神病的事”,张军拉着记者来到另一个房间。那里面,到处是画纸、画笔、颜料和完成的画作。

  张军展开多张作品给记者看。所有的作品都是国画,栩栩如生,有的铺开后有近十米长。

  “我爱人确实没毛病。有毛病的话能画画吗?”张军的妻子插了句话。

  “我小时候学过画画。我没工作,但还得养家糊口。实在没办法,只好每天画点画拿出去卖。没想到,这十几年天天在家画,还真练出来了。有个画家都说我的画好,可以去参赛呢!”

  谈起2万元补偿款,张军说,他打算再借1万多,用这3万多块钱盖7间房子。“我这么穷,自己是盖不起房的。我这样做可以证明,医院确实赔给我钱了。”他说。

最新评论
咨询 
发表评论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图片上传
表情图标
 

中医养生 特效疗法 特效方剂 郑重承诺 典型病例 人才招聘 方剂购买 友情链接
精神病,精神分裂症,抑郁症,躁狂症,强迫症,焦虑症,失眠症
中国中医精神病网 河南中医离退休专家医院版权所有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路中段119号附6号
 免费电话:0371-65932523 E--Mail: wtf9958#yahoo.cn (请把#换成@)QQ: 1025792826
Copyright © 2006-2012 京ICP备06057251号